電改五年,發電企業和電網企業哪方對降電價貢獻最大?
發布者:lzx | 來源:電力法律觀察 | 0評論 | 753查看 | 2020-01-10 09:23:14    

電改了,電價降了。


但問題也來了:電價下降,到底是誰的貢獻大?又是誰在拖降價的后腿?


筆者從國家能源局官網上找來了2014年和2018年的電價監管報告。之所以選擇2014年的報告,是因為本輪電改是從2015年正式啟動的,將2014年的數據作為參照與改革之后的2018年的數據對比,更能夠說明電改的成效。


閑話少說,趕緊來看看數據,對比一下大家對降電價的貢獻吧!


一、電價確實降了


(一)平均銷售電價下降情況


雖然有人說感覺還不太明顯,但電價確實下降了,電網企業平均銷售電價(含稅)的對比能夠清楚地說明這一點。


電網企業平均銷售電價(含稅),2014年為647.05元/千千瓦時,2018年為599.31元/千千瓦時,下降7.38%。


其中,內蒙古電力公司下降最多,達11.32%;南方電網下降11.07%,國家電網下降6.25%。


值得注意的是,內蒙古電力公司的價格是最低的:2014年比國家電網低38.38%,2018年比國家電網低41.70%。這意味著,5年電改下來,差價不僅沒有縮小,反而進一步拉大了。


1.png

表一:電網企業平均銷售電價(含稅)單位:元/千千瓦時


(二)分類銷售電價下降情況


從分類銷售電價看,與2014年相比,2018年的一般工商業及其他用電平均電價下降15.2%,大工業用電平均電價下降9.85%,居民用電類別平均電價(到戶價)下降4.37%。


2.png

表二:分類銷售電價 單位:元/千千瓦時


二、發電企業對于降電價的貢獻


(一)發電企業綜合廠用電率下降情況


全國發電企業平均綜合廠用電率,2014年5.94%(由2015年報告中的“2015年為5.90%,同比下降0.6%”的數據反推得知),2018年為5.52%,下降7.07%。


其中,燃煤發電企業平均綜合廠用電率下降4.15%;水力發電企業平均綜合廠用電率下降31.16%;太陽能發電平均綜合廠用電率下降78.93%;風力發電企業平均綜合廠用電率增長0.40%。


3.png

表三:發電企業平均綜合廠用電率 單位:%


(二)發電企業平均上網電價(含稅)下降情況


廠用電率下降對于電價的影響有限,上網電價才是大頭兒。


筆者統計后發現,全國發電企業平均上網電價2014年為398.65元/千千瓦時(由2015年報告中的“全國發電企業平均上網電價為388.25元/千千瓦時,同比下降2.61%”反推得知),2018年為373.87元/千千瓦時,下降6.22%。


其中,全國燃煤機組平均上網電價下降11.52%;水電機組平均上網電價下降8.37%;風電機組平均上網電價下降7.53%;太陽能發電平均上網電價下降20.08%。


4.png

表四:平均上網電價(含稅) 單位:元/千千瓦時


三、電網企業對于降電價的貢獻


(一)電網企業線損率下降情況


電網企業平均線損率,2014年為6.20%,2018年為6.03%,降低了0.17個百分點,平均下降2.74%。


令筆者感到驚奇的是:


三大電網中,線損率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內蒙古電力公司,下降了47.32%;


同時,內蒙電力的線損率比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低63.37%!


5.png

表五:電網企業線損率 單位:%,個百分點


(二)電網企業購銷差價(不含稅)下降情況


購銷差價是電網企業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也是對于降電價貢獻最直觀的體現。


筆者統計之后發現:


1、電網企業平均購銷差價(不含稅、含線損),2014年為208.11元/千千瓦時,2018年為205.41元/千千瓦時,下降1.3%。其中,南方電網下降14.11%;國家電網上升1.05%;內蒙電力公司上升0.1%,基本保持持平。


2、扣除線損,電網企業平均購銷差價2014年為185.32元/千千瓦時,2018年為185.35元/千千瓦時,增長0.02%。其中,南方電網下降13.47%;國家電網上升2.32%;內蒙古電力上升8.96%。


不過,即使在內蒙古電力公司上升了8.96%的情況下,其購銷差價仍然遠遠低于兩大電網公司,只有國家電網購銷均價的52.04%,南方電網購銷均價的57.85%。


3、三家電網公司相比,南方電網公司的進步最明顯。其中,2014年,南方電網的購銷差價是三家電網中最高的;2018年,國家電網的購銷差價是三家中最高的,南方電網因降幅明顯而“屈居”第二。


6.png

表六:電網企業平均購銷差價 單位:元/千千瓦時


四、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含稅)對于降電價的貢獻


為了降電價,政府自身也在“割肉”。


筆者統計后發現,隨銷售電價征收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2014年全國平均水平為38.96元/千千瓦時,2018年為29.67元/千千瓦時(電網企業省內售電量口徑平均值),下降23.84%。


2014年,主要有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農網還貸資金、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城市公用事業附加5種;2018年,城市公用事業附加不再征收,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主要有4種,即國家重大水利工程發展基金、農網還貸資金、水庫移民后期扶持資金、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


五、小結


自新一輪電改啟動以來,筆者發現,政府、發電、電網都在為了降電價而努力。從前述數據對比來看:


1、政府發揮了主導作用,不僅僅是推動電力體制改革,而且通過減費降稅、主動“割肉”,體現了主動作為、主動擔當。


2、電網企業的貢獻非常有限,亟需更加努力。或許上述數據不足以全面反映電網企業的貢獻,但三家電網企業相比,南方電網的努力值得肯定;內蒙古電力公司的低價令人贊嘆;反倒是國家電網公司,作為“老大哥”沒有體現出應有的帶頭作用,需要好好反思,努力改進。


3、發電企業充當了降電價的主力軍。降電價的軍功章,應該首先發給發電企業。在這里,筆者要為發電企業點一個大大的贊。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飞艇计划app 贵州11选5前三走势图 好运四开奖结果 s级素人系列番号 十分赛车app-实用APP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不朽的浪漫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 重庆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椎名由奈miad632中文字幕 吉林十一选五直选 重庆时彩网站 2019日本最美a优排名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 广东快乐10分钟走 甘肃快3直播 3d太湖字谜图谜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