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電、新能源定位有所不同,十四五”期間應如何規劃?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電力 | 0評論 | 1018查看 | 2020-05-08 11:22:35    

當前正值編制“十四五”電力規劃的關鍵時期,近期媒體陸續有文章就“十三五”規劃實施效果、分布式發電、西電東送、電網投資等問題進行了探討,并建言“十四五”電力規劃應該注意的問題。其中有不少觀點比較鮮明,立場明確,有些非常透徹,有些也值得商榷。


為做好編制“十四五”電力規劃的前期準備,針對部分典型觀點,記者邀請國網能源研究院陳挺、王曉晨、劉文峰、李厚源、張絲鈺等同志,以“能源圓桌派”的形式,就某些觀點進行了線上討論,現將主要觀點與大家分享。


【主持人】:


當前正是編制“十四五”規劃的關鍵時期,很多研究成果出來。有觀點認為,當前火電利用率較低,火電應大幅度退出,全力提高清潔能源替代比例,這才是未來趨勢,請問對此有什么樣的看法,以及應該注意的問題?


李厚源


火電設備利用率低是反映火電產能過剩重要指標之一,表明我國發、輸、配電系統效率還有提升空間,需求側管理措施還不完善,根本原因在于我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刺激了行業大規模投資擴張,忽略效率和效益。盡管堅持以清潔能源逐步代替煤電是我國電力發展的必經之路,但清潔能源,尤其是風、光的大規模快速發展,不僅帶來消納能力不足的問題,也對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帶來新挑戰,尤其是越來越多的電力電子設備在新能源并網上的應用,進一步加劇了電網穩定形態的復雜程度。


陳挺


從“十二五”到“十三五”,我國電能發展實現了從緊平衡到較寬松的轉變,火電利用小時數下降是最為明顯的。但也要看到背后的邏輯,我國本來就是多煤貧油少氣的國家,大力發展火電有其背后的邏輯和背景,早些時候我國煤炭供應成本較低,火電投資建設特別快,短期內形成大量產能,而我國又處于缺電狀態,所以基本上都是從供給側來考慮。而電力需求側的響應有其被動性,截至到目前僅開展了一些實驗。大量新能源并網之后,對電網以及負荷的響應要求都是非常高的,不能簡簡單單的認為新能源發電大幅度上網是大勢所趨,而忽視火電的穩定性作用。


王曉晨


提高清潔能源替代比例對于打造清潔低碳的能源體系具有重要意義,然而從我國資源稟賦及當前清潔能源發展階段來看,仍需要有序推進,尚未到達“火電大幅度退出,全力提高清潔能源替代比例”階段。


一是“多煤少氣”的資源稟賦依然是我國國情,合理開發及利用煤炭資源對于維持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保障我國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二是火電機組的服役年限較長且投資建設成本大,將“正當壯年”的火電機組強行退役,是對存量資源的極大浪費。


三是我國“風光”等裝機容量穩居世界第一,能源電力的高質量發展應著眼于清潔能源發展的質量、效率與動力變革,清潔能源替代比例的進一步提高,應更加依賴于科技及商業模式創新,而非行政力量推動。四是煤炭在火電廠的清潔高效利用已處于發展過程中,其對清潔低碳能源體系的打造同樣意義重大。


劉文峰


我國火電體量大,火電是電力系統的穩定器,大幅過快退出會加劇系統安全風險,與其說火電的大幅度退出,不如說火電的定位轉變,從電量為主的定位轉變為電力電量并舉,最終轉向系統服務的定位。提高清潔能源比例的前提是保證電網的安全運行,高比例清潔能源尤其是風光新能源接入系統,增加了系統的調節負擔,提升清潔能源替代比例雖然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絕不是簡單的比例的提升,而是伴隨著電源、電網、用戶、儲能、政策、技術有機協調,系統綜合調節能力提升的過程。


張絲鈺


近些年,全球大力削減煤炭消費,多國陸續列出“棄煤”時間表,我國面臨著很大的“控煤”壓力。我國的煤電規模遠遠大于世界其他國家,火電的退出需要著重注意兩個問題。


一是保障電力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目前我國居民用電側負荷的波動性較大,風電、光伏等新能源的大規模發展并網加大了我國電力系統平衡的壓力,為滿足電力平衡的需求,需要一定規模的煤電裝機來“托底保供”。


二是擱淺成本如何承擔的問題,一方面需要保障企業獲取合理的補償,另一方面需要統籌安排并制定合理完善的時間計劃表,實現平穩過渡,避免對煤電上中下游相關企業帶來較大的打擊。目前我國煤電大幅度退出的條件還不具備,不宜過早、過快大規模淘汰煤電,應當對現有煤電機組進行靈活性改造,逐步降低利用小時數,促進煤電在系統中的定位由基荷電源向調節電源轉變,充分發揮其“壓艙石”和“穩定器”的重要作用。


【主持人】:


可以預計未來火電特別是煤電仍然起到基礎性作用,新能源的發展對輸電安全穩定性提出更高要求,那么未來特別是“十四五”期間,煤電、新能源各自的定位究竟如何,在規劃中應該注意什么?


劉文峰


在一個較長時期內,煤電在保障我國電力供應存量中依然處于主體地位,而新能源在滿足我國增量電力需求中應處于主力地位。考慮到近年來我國電力需求增長放緩,必須加強不同電源規劃的協同性,有序引導風電、光伏發電等清潔能源項目建設,嚴控東中部地區新增煤電,助力能源生產清潔化。


同時,必須從全局出發,將源-網-荷-儲-用作為一個有機整體,以提高系統整體能源效率為著眼點,綜合考慮不同地區資源稟賦、市場條件、技術約束的差異,因地制宜,協同規劃,科學制定長期穩定的遠期規劃以及導向明確的階段性目標。


王曉晨


清潔低碳、安全高效依舊是電力“十四五”規劃的核心目標,首先是進行存量資源優化,辨識哪些存量資源可進一步提高利用率,“十四五”規劃期間哪些火電機組可提高利用率或需重新建設。注重加強“大云物移智”等數字化手段的應用,加強重點行業的需求側響應,但同時需要注意當前部分數字化技術成熟度有待加強,部分技術應用的實際價值發揮有限。


其次是探索更加彈性的新能源消納考核機制。“十四五”期間,風光等可再生能源發電有望實現更大規模平價上網,未來可再生能源要健康發展,必須通過技術創新進一步降低度電成本,盡量通過市場等手段讓各類發電能源承擔各自的角色定位,平穩實現使命的轉換,而不是通過行政化手段。


李厚源


清潔能源成為主體能源是大勢所趨。但能源的清潔化轉型是一個長期漸進的過程,需從綜合能源系統角度去考慮,在發展中必須做到多種能源之間的互補,實現能源系統清潔化、綠色化、低碳化目標。一方面,推動煤電與風、光等清潔能源互補,適度發展煤電,逐步優化存量煤電,逐步提高清潔能源的占比。另一方面,推進多樣化儲能和需求側響應技術發展,充分利用新興數字技術,建設基于綜合能源的智慧能源系統。


張絲鈺


隨著可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對電力系統的靈活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火電機組逐步由電量型電源向電力調節型電源轉變,將更多地承擔調峰、調頻、調壓、備用等功能,在促進新能源的消納和保障電網的安全穩定運行方面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在新能源的規劃中,應注意進一步向東中部地區傾斜,統籌發展光伏電站、海上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充分利用東中部地區的消納市場空間,完善市場化的消納機制,加快消除跨區跨省市場壁壘。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最新資訊
飞艇计划app 福彩群英会走势图最新 北京快中彩开奖号码 000682股票行情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代码查询 双色球中奖说明和玩法 246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 辽宁11选5走势图 100元怎么玩股票 喜乐彩中五个号多少钱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 新疆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江西11选5走势图任选跨度 新用户免费体验配资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网